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大头组】【谭宗明x何慕】品尝 下(后篇)

【大头组】【谭宗明x何慕】品尝 下(后篇)


啥也不说了直接上车吧!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07839937080280

已重新链接,不要大意的点吧



完结!撒花!

【大头组】【谭宗明x何慕】品 尝

品 · 尝

 

(谭宗明x何慕)(靳东x马天宇)

 

 

 

    为了不食言,谭宗明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最宝贝的珍藏红酒一一奉上,当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生产的AOC红葡萄酒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何慕一点也不怀疑谭宗明的诚意了,爱酒如痴的何慕难得的一次尝尽各色美酒,自己的味蕾被包裹在在醇香入骨的浓郁中久久无法自拔,这感觉何止一个舒畅可以形容,连最近烦扰自己的事情此刻都被抛至九霄云外。

 

    何慕爱酒但并不是贪杯之人,每种红酒他只克制的品尝一点,然后细细在口中流连给自己留下回味的余地。殊不知这一点一点的几个回合下来,也开始有点飘然。

 

    也怪不得何慕喝得有些飘然,此刻,就连这房间的空气也沾染了酒香,开始有些暧昧起来。

 

  “谭总,你大概不知道,”放下最后一个空杯,何慕睁开愈加湿润的眸子,笑的开始有点迷蒙,懒洋洋的开口:“我还有一个外号。”

  “什么外号?”谭宗明趁机拉近了原本就不算距离的距离,将对面显然已有些微醺的人揽入气息之中。

  “一杯就倒。”

  “那……可真没有说服力了。”说着,谭宗明又递来一小杯酒。

  “你想灌醉我?”何慕舔舔唇孩子气的质问。

  “我只是想验证一下这个传闻。”谭宗明生着一副严肃的面孔,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无法忽视的压迫感,而此刻满眼笑意的样子却是少有的平易近人。

    何慕看着对方递过来的水晶杯,想着平易近人这个跟谭宗明几乎八竿子打不着的词,给自己逗笑了,这笑意直达眼底,接着他就用笑的弯弯的唇直接贴上杯口微仰起头一副等人投喂的样子。

    谭宗明觉得有点酒气上涌,之前浅酌的那些红酒似乎开始作祟。

    何慕有着花瓣一样漂亮的嘴唇,贴着晶莹的杯口微微张开,谭宗明离得很近,近到可以看到粉红的舌尖尽显邀请的姿态。伴随着酒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一刻最让人动情的缘由。

 

    谭宗明倾斜酒杯,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入何慕口中。

    何慕睫毛颤动几下便温顺的伏在眼下,享受的闭上眼睛品尝被送入口中的甘泉。仰起的颈是优雅的弧度,喉结稍稍滑动。不知是谭宗明有意还是无心,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那红色液体便拉着长长的丝线,从带着弧度的嘴角溢出,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流到脖颈然后一路向下直至隐没在洁白的一丝不苟的衬衫领下,留下淡红的痕迹,暧昧而色气。

  “呵……你是故意的。”何慕笑起来,这导致了更多的酒液溢出,白色的衬衫瞬时便开出一大片红色妖艳的花。

  “对不起,没掌握好力度,”谭宗明跟着笑起来,气息卷着热流扑面而来,让何慕觉得这酒似乎度数有点超标了。“不过也怪你……”

  “不要找借口……衬衫你是赔定了谭总。”何慕推开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作势要站起来,哪知高看了已有些醉意的自己,还未等站稳眩晕感迎面袭来。

 

    谭宗明迅速起身拉住差点摔倒的何慕,“该赔,”被拉住的何慕摇摇晃晃的仍旧站的不太稳当,谭宗明的手顺势滑下环住对方整个腰身,把他稳稳的圈住,“小慕,你有点醉了。”

    何慕不算矮,但比起谭宗明还是在体型上吃了点亏,“我没醉。”说着还挣扎了两下,奈何对方的大手紧紧贴着腰线没有被自己丝毫影响到,他索性用力一推,小腿卡着沙发边缘的谭宗明被迫倒了进去。何慕被牵引着也歪向沙发,就在谭宗明以为他会窝进自己怀里的那一刻,何慕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臂支撑住自己。

    可惜着未能达成美人在怀,谭宗明坐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何慕俯视的眉眼,赞叹着这个角度也是难得一见,而此刻他的双手仍旧带着热度紧紧附着何慕的腰身,感受着动作间他腰上张弛的力道,舍不得放手。

 

  “谭总,你欠我一个解释。”何慕从高处俯视下来,伸出一手勾住谭宗明的领带一拉扯,让俩人原本就不算远的距离更是贴近。何慕眯起眼睛,吹了口气,吐息间全是刚刚入口的酒香。

  “什么解释?”谭宗明被对方迷蒙的眼神尽敛,刚刚喝下去的酒被何慕呼出的气息牵引,微微醉意探出了头,一时不知何慕所指为何。

  “上次的竞标,”何慕语气尽是质问,但被红酒染上颜色的嘴唇微微撅着,倒是像在撒娇一般,“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谭氏做足了准备志在必得,但是在最关键的一环竟然拱手让我,你以为我们何氏会稀罕这种馈赠?”

  “冤枉啊,”谭宗明笑着,想着对方的脸上该是有什么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魔力,距离越近便越发令自己沉迷。“那次的失败也是我没能预料的。”

  “但是更早的几次却不是这个样子哦,”何慕看着对方四两拨千斤的解释,有些懊恼,殊不知看在对方眼里此刻的自己就像被一只伸出并不锋利小爪的猫咪。“我原本以为你会来找我,但次次偶遇都被你找借口推脱,你心虚了吗?”借着酒意何慕说出闷在心里有一阵子的埋怨。

  “实在是巧合啊小慕,”谭宗明用他特有的低沉男音解释道,“况且胜败乃兵家常事,谁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打胜仗,我输在你手下心服口服……”

  “不要混淆视听,以前的竞争也时有你输我赢,但那次绝对不同,我感觉的到,”似乎是一只手臂支撑的有点累了,何慕索性抬起腿就着质问的姿势跨坐在谭宗明身上,继续用并不怎么锋利的眼神盯着对方,“你在……欲擒故纵,你这个老狐狸……”

  “呵呵……”谭宗明此刻的笑印证了何慕口中老狐狸的狡黠。他了解何慕好胜的心性,在伴随着无数次商战争夺的得失和偶遇撩拨之后,他必定会将自己摆在不同常人的位置,而谭宗明更是有这个信心只要他肯看向自己,自己就可以让他慢慢走进来,“所以,你这个小猎物不还是自己送上门了吗?”

  “呵……没错,不得不承认你有两下子。”

  “我的两下子可不止这些。”

 

    此时姿势暧昧,此刻酒香满溢,微醺的何慕说出的尾音总是无意间带着撩拨人心的上扬,近在眼前的嘴唇开开合合仿佛是任君品尝的邀请,谭宗明握在对方腰上的双手只需稍一使力,便能轻易获住那张比任何美酒都勾人摄魄的双唇。

    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大头组】【谭宗明x何慕】品 尝



品 · 尝

 

(谭宗明x何慕)严重OOC

 

 

 

     谭氏新品红酒的品鉴会上,何慕百无聊赖,一开始还跟着爸爸哥哥们各路寒暄,不久后他就开始觉得奢华绚丽的大厅开始有点刺眼,来来往往的笑脸也开始扭曲,甚至裹在自己身上的西装都开始有点让自己透不过气来。何慕选择逃了。

 

    他也不敢真的不声不响的逃掉,只能找了个稍微清净的露台吹吹风。

 

    剔透的水晶杯随着何慕的手腕打着圈,杯中的鲜艳的液体随之打成漩涡如妙龄少女风中摇摆的红裙,但未等杯壁上的酒液成柱,下一轮的摇晃又接踵而来,让那裙摆不得停歇。

 

  “原来何少爷今天喜欢微酸的口味,”谭宗明由远至近的走来,捕捉到何慕前一刻还在出神的目光回之绅士一笑,“这杯酒可在何少爷的手里摇了个把小时了”。

  “怎么,谭总对自己的酒没信心?”何慕弯起眉眼又孩子气的摇了摇杯子。

  “当然不会,我对我所有的东西都有信心,”谭宗明此时已走至何慕一臂范围,嘬一口红酒翻动入喉,“尤其是眼光。”

    谭宗明的视线直白而坚定,奈何被注视的人但笑不语就是不肯正面回应。

 

  “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对我的舌头就这么感兴趣?”何慕微微的歪着头,看得出是想摆出痞痞的样子,奈何那一双水漾的眸子在对方看来还是单纯的一塌糊涂,配上这样的神情更反而更加天真可爱了。

  “何止你的舌头,”谭宗明满眼的喜欢,“我简直就是你的粉丝了。”

  “别闹了谭总,我可不敢收你这么个大粉头,”何慕举起酒杯隔绝对面的视线,“再说了你上次可说会给我时间考虑的。”

 

    谭宗明这是第三次跟何慕提起这事,谭氏产业遍布全球各个领域,去年进军红酒市场,虽然还未像何氏那样在红酒王国声名显赫,但其黑马的劲头越发显露,就如同他们在其他领域一样的来势汹汹,可以预测假以时日必定会在这一疆土上占有一席之地。正巧在如此用人之际,一次偶遇谭宗明恰巧见识到了传说中的‘何慕的舌头’厉害,自此何家二少被谭氏总裁挖角的传闻沸沸扬扬。

 

  “谭总,你就不想想本公子作为何氏红酒的门面,我很大可能是拒绝你的。”何慕说的有理有据。

  “的确,但据我了解何二少已经打算自立门户,将何氏红酒拱手留给自己的哥哥。”谭宗明记得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稍有意外,但依何慕的性格这绝对是他做得出的。也正是因为那次,自己对这个风评一直不太好的何二少更加感兴趣了。

  “那又怎样,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考虑进对手的公司。”这个道理很简单了吧,何慕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旁边的平台上,靠上栏杆摆出放松的姿态,这一晚上真是端的有点累。

  “不然你这样想,”谭宗明看着何慕猫一样慵懒的靠着,不自觉的更接近了一点,低声说,“打入敌人内部,从根髓瓦解对方,是不是一个好办法?”

  “是个好办法,”何慕看着笑得不怀好意的谭宗明开口,“但我怕我离间不成反被吃的骨头都剩不下,毕竟对方可是个身经百战的大灰狼。”

  “呵……那就看你是一只小白兔还是一只更凶猛的大灰狼了。”谭宗明笑意更深。

  “要非说呢,我觉得我是---大老虎,你信不信?”

  “恩——胃口不小,我信了。”对面何慕慵慵懒懒的,且不管是猫是虎,猫科动物确实再合适不过了。

 

  “对了,”谭宗明拿起身边平台上被何慕冷落片刻的红酒杯,“我想听听何二少对我们新品红酒的看法,不知道是否愿意赐教?”

    何慕顺势接过酒杯,盯着看了谭宗明片刻,对方俨然就是讨教的谦虚表情,原本调侃之心顿时全无。

    何慕将酒杯倾斜至二人眼睛的高度,让宴会厅映射出的灯光与之交辉。继而轻轻转动手腕,那杯中的红裙再次翩然,任酒液在杯中绕行数圈后骤然停止,稍等片刻方才裙摆所及杯壁的残留液体沿着光滑的水晶杯缓缓下滑,留下一行行‘酒泪’。观察片刻,何慕又将酒杯放至鼻息之下细细感受它的醇香,最后才将酒杯抬至唇边微倾,红液入口,随即闭上眼任那液体在口中流连与舌起舞再顺流入喉。整个过程自然而流畅,品酒在何慕的身上仿佛变成了一场优雅的表演。

 

    谭宗明看的移不开眼,刚刚还猫一样慵懒的人突然之间变得分外专注,观酒时红色的液体吸入点点灯火像是璀璨的红宝石,却不及那双汇入星河一般的琉璃目;晃酒时摆动红色漩涡,却不及那双纤细而有力的白皙手腕来的灵动;品酒时谭宗明不自觉的喉头一紧,竟有些嫉妒起那酒液可以肆意碰触他饱满柔软的红唇可以被他温柔辗转甚至可以与之合为一体。谭宗明觉得自己不太好,本能的抬起自己的酒杯轻嘬一口,以缓解紧涩的喉咙。

 

    何慕睁开眼睛,原本清明的眸子增添了一丝水气,映衬着眼角天生的那抹红晕,更加氤氲多情了。

  “不错,赞美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酒确实在标准之上了。”何慕赞赏道。

    谭宗明鬼使神差的盯着对方说话间露出的粉舌与贝齿,刚刚吞下的红酒顿时在体内蒸腾而起,竟然感觉有点微醺。

  “咳,”谭宗明觉得有点失礼了,立刻调整,“我还想听听你后面的‘只不过……’”

  “呵,谭总看来真的了解我,”何慕笑了,直言不讳:“只不过谭总似乎有点过于追求完美,好的红酒即便是有些影响观感的沉淀和浑浊也是一种情趣,没有必要费尽心思的过滤掉,这样反而失了一些口感,吃力不讨好。”

  “虚心接受,”受到点评的谭宗明摆出谦逊的姿态对何慕的指教尽数消化,“有何二少的建议我们的新品红酒必然会杀出一片天地。”

  “呵,拭目以待吧。”

 

  “新品红酒先不提,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二少去品品我的收藏?切磋一二?”谭宗明抓住机会发出邀请。

    虽然何慕知道自己的确不太可能被谭宗明挖墙脚,但不得否认,他对谭宗明本人的兴趣更大一点。一开始何慕并没有注意到,后来高高在上的谭总总是时不时的跟自己‘偶遇’就有点太过刻意了,何慕装作糊涂,谭宗明也毫不避讳,久而久之的两人竟这样稍微熟络了起来,而今晚,似乎更有什么新的东西在等待二人。

  “谭总都舍得拿出来,我哪有不给面子的道理?”

 

---------------------------------------------------------------------------

欠我群小可爱的生贺欠了一年的文总算把我堵在小黑屋拷打出来了。请您笑纳。预计三章完结。

我这个懒癌患者不逼不行,以前就默默下了决心到千粉就开《芳香2》,本来心安理得的觉得到不了了,最近眼看着就到了诶😂看来咱狄芳之火还在!雄起!

《黎明雨》预售开始ʕ •ᴥ•ʔ

📢📢📢

獵戶寒:

佔tag抱歉><
本子预售正式开始啦!至16号晚上十二时止,需要的小伙伴不要错过哦~
发货时间:四月下旬
🎏依预售数量下印,仅此一版不再刷🎏
🔗连结🔗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56dd1debEcV0d3&id=566540376975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画的是一副同人☺️

梨花带泪

浅浅悠萱:

不打tag,摸鱼自爽(๑❛ᴗ❛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