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42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


四十二


“皇上,若你念在姐姐这几年的劳苦功高,念在家父为国操劳数十载,念在皇上与我少时亲如兄弟情意,可否放我出宫?”王元芳颤抖着慢慢诉说着。

“为何总是想着离开朕?在朕身边不好吗?”李治问。

“……”王元芳不知作何回答。

“因为狄仁杰?”李治看着有些神游的王元芳,压抑了许久的怒气中烧。

“不是他!”王元芳下意识的慌忙澄清却被李治看在眼里,往往越是在乎的东西越是能激发本能,“跟他没有关系!”


“你的确跟他无法再有任何关系,”李治虽明白这个真相,但想到他仍旧霸占着元芳心里的一席之地,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他下午来过是吗?即使他想试着再次标记你但实际上又是怎么样需要我提醒你吗?哈,就凭他,别妄想了!”说出这句话,李治有种别样的快意。

王元芳原以为李治不会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是自己太低估他在皇宫中的控制,越想越是心慌,下意识的摸了摸后颈上狄仁杰留下的痕迹,隐隐的痛感犹在,便慌忙的说:“他明早就会离开京城,希望皇上不要再为无谓的人浪费精力。”如今只希望他能安安全全的离开这是非之地。


李治自然知道被他慌忙掩盖的是什么,看着元芳越是这样心里的不快越是猛增,说出的话也无意间凶狠了几分:“芳儿难道忘了吗?之前狄氏父子的牢狱之灾和谋逆之罪都是如何发生的?能那么轻易的抓了他们又那么轻易的放了他们,若不是因为你,朕难道还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王元芳当然知道其中来回,虽然姐姐的案子来龙查的明白,但谁都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并无法挑明,正如武媚娘所说,这个皇宫里有太多的事是我们无法左右的,真正能掌控所有的的只有眼前这个万人之上的帝王。


不,王元芳摇摇头,对上李治的目光,笑着说:“不,你错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受你控制。”权利你可以给,金钱你可以赐,信息素你可以控制,难道自己的生死也不能如自己所愿吗?!


王元芳不知哪来的力气将李治推向一边,手脚并用着爬进寝床一角,自被褥下抽出一把短刀伸手一抽,明晃晃的刀刃在灯火昏暗的内宫之中闪着凛冽的寒光。


王元芳记得很清楚,这把匕首是堕落谷之案时狄仁杰亲手交给自己防身的,小巧精致却削铁如泥,如今不管是自己还是狄仁杰本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它最终指向的确是自己的咽喉。


“元芳!你不要胡来!”李治完全没有意料王元芳的如此举动,但是看着冰冷的刀刃抵着元芳细白的脖颈,心便要跳出来一般。


“皇上,最起码我自己的命我自己可以选择。”王元芳在将刀抵到自己咽喉的那一刻,却意外的感觉到了一丝轻松,难道这便是将要离开这纷扰人世的畅快?好累,这原本看起来遥遥无期的折磨似乎就要走到尽头,王元芳想到这绽放出一个解脱的微笑。



李治看着元芳在刀背的寒光中却露出了让人惊艳的笑容,这笑颜是自己记忆中他一如既往的样子,恬静而美好,之前的他便似乎有那种让人一见能净化忧愁的魔力,自己正是被他深深吸引而想占为己有。


然而为何会是这样?


“为什么?元芳,朕能给你这天下最大的权利最华丽的宫殿最珍稀的美食最琳琅的珠宝,为何你宁可一死都不要在朕身边?”

“如果我要的仅仅是这些,便也不会这么痛苦了。”王元芳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罗列种种优势的李治,竟然觉得他有些可怜,“去找武媚娘吧,她会让你感受到你现在还无法理解的那份珍贵,而在这里我们俩人只会互相伤害,唯有我的消失才会让我们所有人都彻底解脱,”


“你给朕时间啊,你给朕机会,朕不会比这天下任何男人差。”

“感情这种东西,愈是压抑愈是滋长的可怕,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伤害,皇上你忘了我吧……”




“等等!元芳你不能这样!” 眼看着刀尖已陷入皮肤,白皙的颈子上立刻落下一条艳丽的颜色,李治无力到慌乱,突然想到这一刻提起王佑仁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元芳你听朕说!!你可以不考虑朕的感受!但刚刚失去女儿的父亲,你觉得他能接受再失去一个儿子吗?!”


“父亲……”果然,王元芳原本打算使力的手上一滞,刀尖在绚丽的血花之上停了下来。


王元芳眼前浮现出父亲苍老的容颜,早年丧母的他们姐弟二人是坚强的父亲抚育成长,父亲这一生经历无数次的官场与生活的考验,却在这月余突然苍老了许多,自己还记得他跟自己讲姐姐离世时落下的眼泪和那种天塌下来般压抑悲伤的表情。如果再次知晓自己的离开,父亲将是否可以承受?


“失女之痛尚未平复,如果你再走了,怕是他也会尾随而去,你真的忍心?”李治看着元芳的泪线簌簌而下,便知此事还有回转的希望,趁着元芳分神慢慢的靠向床内,寻找机会想要夺走他手中的利器。

手悄悄的靠近,几乎要搭在了王元芳因握刀而颤抖着的手上,李治觉得松一口气,“元芳,乖,把刀放下来,你好好在朕身边的,你父亲便也能好好的……”


“不……”王元芳开始摇起了头,“不会!父亲他会谅解我的!我不要再这样下去……”发觉李治的靠近,他如同一把真金锻铸的锁链一步步的伸向自己的双脚,藤蔓一样会将自己越缠越紧,纠其此生也再也无法逃脱,“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逼我!!”


话音一落,王元芳举起匕首的右手便重重的落下……


“元芳不要!!!” 李治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带着元芳的决绝没有一丝留恋的落下,顿时血花四溅,纵使自己可以掌控天下,这近在一臂之外的惨剧却无法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他竟不知原来元芳对自己能如此无情,不留一丝余地的无情。






——————————————————————-






一年后。


二宝看着走神中的自家少爷第无数次叹了口气。

叹气似乎已成了自己习惯,而走神也是这一年中狄仁杰最常做的事。

“少爷,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啊?什么事?”狄仁杰回过神问。

“沈家大婶啊,她家的牛丢了之后,都来县衙问了几次了,你有线索没有?”二宝简直受够了,在心里喊了无数次想要罢工,最后也只能哭自己没这个贼胆。

自打一年前跟随老爷少爷回了并州,老的像是开了窍一样天天养花养鸟下棋喝茶倒是活的悠闲自在,这小的先是失魂了俩月,后来被推着到县衙做了差之后也一直维持着半清醒状态, 到底是狄仁杰,就凭半个脑袋这一年也能屡破奇案, 查案的时候还算正常一空下来却安静的可怕。二宝表示好怀念那些跟自家少爷混天混地的日子……


一年前的事老爷少爷都绝口不提一字,二宝只知跟王少爷脱不了干系,却不知其中细节。自己记得最后一次与王少爷在大牢中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了他的的消息,而离开京城之前的那个下午,少爷将自己关起来砸坏了一整屋的陈设,自小便跟在少爷身边,看到少爷第一次对一个人那么在意认真,二宝一度觉得王少爷肯定会与少爷相守一生,谁知造化弄人,他竟是把少爷的心带到了不知何处。


“唉!”看吧,说不了几句话,少爷又在看着京城的方向发起了呆,二宝又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少爷,我有个想法都憋了好久了,你那么惦记京城的人,为什么不自己去看一看呢?”

“去看,又能怎样呢?”令二宝意外的是,狄仁杰回话了。

“去看看他是不是也在想着你,如果他忘了你,你就也把他放下回来好好过日子;如果他也这么想着你,就把他带回来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自己说?

“带的回来,我一年前就带了啊……”

“那都过了一年,没什么是时间无法改变的。”二宝不知道王少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单纯的表达一些个人看法,但当看到少爷猛的回头看向自己的眼神发着光的时候,还是被搞得满头雾水。


“二宝!你说得对!这都过去一年了,我不敢问不敢听,但我还忘不掉他! 这么久了说不定他与我一样,说不定他愿意放了他,说不定他一直等着我呢!”狄仁杰像是将失了一年的魂魄寻了回来,抓着二宝肩膀的劲儿都大的像要把他捏碎,“二宝你说的太好了!”

“少爷你轻点……所以你到底要怎样啊……?”

还没理清,二宝就眼见自家少爷一阵风的回了寝房,不一会儿功夫背着行囊就冲出大门:“二宝!沈家大婶的牛就拜托你了!我要去京城你告诉一下爹!”

话音还未落,马蹄声已渐渐远去。只留二宝一个人傻在院子里默默祈祷再次回来的少爷希望还是那个能带自己翻天覆地的的少爷……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