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43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



四十三


狄仁杰一路的激情在尚书府破败的的门前全都熄了个干净,一年未见,往日里门庭若市的尚书府已却是大门紧闭,门前的灯笼在风吹日晒下破落不堪随着微风荡来荡去更显萧条。

狄仁杰拉住一个路人来问,得知这尚书府已在一年前搬空,早就无人居住了。

“那王大人和他家公子是何去处?”狄仁杰问道。

“我听说是王公子病逝后,王大人便告老还乡了。”

“病逝?!你说谁?王元芳?!”

“你是他什么人,怎么这都不知道?当时京城都在议论呢,要我说这尚书大人一家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霉运,郦贵妃和王公子接连病逝,老尚书怎么可能经受得住啊……唉,太惨了……”



病逝……


狄仁杰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耳边嗡嗡响成一片,路人已被他的反应吓走,他摇着头嘴里不停念叨着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是一场噩梦,他应该还在并州自己的家中,等下醒过来就好了,无论怎样元芳还在京城好好的活着才对。或者,这肯定又是李治的一个阴谋,他想把芳儿永远囚禁在皇宫的阴谋!让自己死心的一个借口!他要去救他,他等着自己去救他!


“芳儿……芳儿!”狄仁杰一次又一次的抹去模糊了视线的眼泪,“这不是真的……芳儿你出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狄仁杰想上前去敲一敲尚书府的大门,说不定元芳会笑着说你怎么才来。或者说不定他会给自己留下线索,然后让自己找到他,这不是他们最默契最喜欢的游戏么……但他的腿打颤的厉害,看着近在咫尺的破败大门,迈出一步便瘫软在地。


烈日当空,狄仁杰只感觉到彻骨的寒意,他无法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芳儿,我不信你已不在这世上,就算你真的走了,也绝不会这么无声无息的走,所以你在哪里你肯定在哪里等我是吗?”


皇宫!狄仁杰立刻用尽力气爬起身向皇宫跑去,那里是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


虽不知狄仁杰用了什么方法,李治在得知他请求面圣的通报的时候,便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狄仁杰竟能忍了一年时间,想着那个一直有着嚣张嘴脸的家伙如今定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底还是有一丝快意生出。若不是这个可恨的狄仁杰,元芳一年前也不会……


“朕不见,告诉他王元芳已逝是事实,而他这辈子都不许再踏进皇城一步!”

放下狠话的李治站在殿前远远的看着狄仁杰在听到自己的传话后仍旧跪的笔直的身影,冷笑一声甩袖离去。


狄仁杰若不亲眼一见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服自己这个结果,那个鲜衣怒马的风光少年也无论如何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的一生,唯今只有希望谁可以给自己一个真相。



“狄仁杰。”不知过了多久,狄仁杰只觉得被明晃晃的宫殿和日头照的恍恍惚惚,一个小太监将他唤醒,“武妃娘娘有请。”

跟随着小太监经过曲折的回廊迈入翠微苑,狄仁杰恍然自己竟然没有想起武媚娘的所在。

“狄仁杰,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事隔一年才再回京城。”武媚娘与狄仁杰相识这么久,倒是第一次见他如此颓靡的样子。

“我也在自责为何自己这么久才想的通。”

“你怕吗?再入京城。”

“一直都怕,怕却又想他”

“但你来晚了,他已不在。”

“娘娘,你告诉我,他在何处?”

“他已病逝,你不相信?”

“不信,这一年间,我思他念他,他却一次都未入我梦中,若是他真要离开这婆娑凡世,于情于理都该与我一别。但他却没有,他一定还好好的活着。”

“这只是你的猜测,如果我告诉你他真的不在了,你仍旧不信吗?”


狄仁杰抬起头对上武媚娘的视线,他觉得武媚娘能见他必定是有隐情透露,此时却是更害怕她带给自己的仍旧是让自己再三逃避的噩耗。

“不论是谁告诉我我都不信,即便是见到他的坟墓我也要挖出白骨来确定那人是他,否则我便不会相信……”狄仁杰很少在外人面前如此真挚的表达情感,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满腔的恐慌,他却更期待对面的人给他带来别的希望。


“果然是我所了解的狄仁杰。”武媚娘笑道,“你如果愿意听,我便与你讲一讲一年前的事,至于你所念之人的去从,你自己辨别罢。”


武媚娘虽与王元芳交集不深,客观来讲还是自己的情敌,但从各方听闻和为数不多的会面看来,他确是一个让人尊敬怜爱之人,“早在郦贵妃案情时期我便与你说过,我知道皇上与王公子是总角之交,但却没想到皇上对他如此执迷。自从我在感业寺为皇上挡下一刀进而互生情愫再入宫之后,皇上对我宠爱有加,但这些似乎却远远不及皇上对他的那份情感,王公子入宫以来,两人给对方带来的无非是相互的伤害,皇上总是在醉生梦死间问我究竟爱一个人是该成全还是独占。就在一年前的那天深夜,皇帝染得半身鲜血,冲进我的寝殿在我面前哭着说他永远离开了,转眼又笑着说他们都解脱了,癫狂的完全不似我所熟悉的他。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这世上几乎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那天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让我教会他什么是爱。 其实这件事我还要感谢王公子, 若不是他的决绝,陷入这场漩涡的我们不知要彼此折磨多久。”


“所以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可能不知道,王元芳入宫以来为了躲避皇上的宠幸,每天私下里服用药物致自己夜夜高热不退,后来拖的日子久了便伤到了肺腑,以至于那段日子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大概可以猜测到他的如此用意,也可以猜测到他已心有所属,而那人对于他的影响非常的大……”

没错,狄仁杰记得,与自己查案的那段日子元芳的脸色总是非常不好,时不时的便镇咳不止,站立片刻便要扶墙而依或坐下休息。但却一味拒绝自己的关心,担心的紧了他便拂袖而去表现的异常冷漠,却不知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如今细细想来心更疼了。


“我竟也没想到他是这么倔强的一个人,你离开京城的那晚,不知为何他与皇上又起了争执,皇上告诉我他这一辈子也忘不掉他在自己一步之遥拔出那把短刀抵在自己咽喉上对自己露出的微笑,解脱了一般的潇洒的微笑,单纯而美好,但却那么遥不可及。”


“芳儿……他……自杀?”狄仁杰简直无法相信,那个背负着父亲姐姐和自己的冤屈都能坚强依旧的元芳,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却选择结束自己?

不,他了解元芳,狄仁杰想起大牢里的最后一次见面,想起在皇宫中对自己的种种冷漠,想起与自己查案时的坚持,也许元芳早就打算如此,在迈入皇宫的第一步,他选择的便是这一条不归之路!究竟元芳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默默地扛起这一切?狄仁杰越是回忆越是心痛,他无法想象那时的芳儿是受着多么大的压力与恐惧在为他们奔波……


“别急,他原本是毫无求生欲望,但在皇上提及王大人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

“所以芳儿没死对不对?!芳儿他没死……我就知道……”狄仁杰不知道自己在说出这句话时心跳的究竟有多厉害,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他一直在盼望谁来告诉他芳儿还好好的活着……

“狄仁杰,你冷静一点,虽然王公子没死,但他……”

“他怎么样?他在哪里?他还在皇宫是吗?!”

“任谁也无法想象,他就那样在皇上面前生生的挖出了自己的腺体,为的就是求皇上可以放过他,所以即使你如今找到了他,你还能接受他吗?”武媚娘作为一个坤泽,自然知道腺体对于他们来说是何意义,没有了腺体的坤泽,自然便没有了信息素的影响,但也等于他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坤泽,无法再被标记无法发情无法受孕无法为心爱之人绵延后代……她不知道王元芳是如何能对自己下此狠手,究竟是多大的勇气让他宁可承担这剧痛和后果,只为了要离开这皇宫吗?但遍体鳞伤的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芳儿他……!”狄仁杰脑子嗡的一声,他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一幕,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做主的芳儿究竟是在忍受着怎样的绝望与痛苦做下这个决定?狄仁杰的呼吸开始不顺畅,他觉得胸腔中有什么情绪在翻涌,他的心仿佛随着芳儿的那一刀也被生生的剜了个洞,汩汩的冒着疼痛把自己淹没。

“告诉我……他在哪?求求……你!”说出的话已颤抖的不成一句。


“即使他无法再被你标记无法再因你情动无法再为你孕育生命,你仍旧要找他吗狄仁杰?你可想清楚。”武媚娘看着对面的狄仁杰痛苦的模样问出口,即便对方似乎已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一年的时间,他可能在那个地方已经安抚好了伤口,掩埋好了真心,开始了新的生活,早已将你遗忘,你应该仔细斟酌,若无法接受这样的他,便不要随便打搅他。”

“对于我来说他就是王元芳,他一直以来就是我深爱的那个他,不存在什么中庸坤泽的界定!”狄仁杰深深的弯下腰行礼,“只求娘娘求告诉我他在何处,我已让他承受了太多的痛,是该我将他好好珍重的时候……”


武媚娘看着狄仁杰踉跄跑出的身影,自己本不该如此多管闲事,但若不是一年前王元芳对皇上的那番话,皇上对自己也不会如今般用情。如此算来两人皆有恩于自己,再者,成全这一对至情之人,也不失为一段美事。




————————————————

说明:我各处都了解了一下,OMEGA挖除腺体这样的剧情ABO文中非常非常少的提及,但为了剧情所迫本人不得不进行了私设:挖除腺体,也就是将OMEGA的发情神经系统完全破坏,这样OMEGA就无法通过信息素或者生理发情期而情动,进而生殖腔也会因长期不发情状态而渐渐萎缩,所以无法再被捆绑和生子才是最大的问题。但这并不代表OMEGA完全失去X功能哦,只要有爱,还是可以那啥那啥的(捂脸),本人可不会断了我老死机可以肆意开车的后路滴……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