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45【完结】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


四十五 完结章





“王公子,你就应了他一声,请他进来喝口茶乘个凉吧,这大日头晌午的晒着可别再病了。”茶摊的李大婶劝着,看着本来就不怎么白的小随从这么一会儿好像又晒黑了一个色度。

“我不认识他,他进与不进跟我没有关系。”王公子冷冷的说,声音不大不下的传入狄仁杰耳中,他虽是也有这个心理准备,听到这话还是一下子被泼了身冷水一般凉快了不少。


“大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对不住公子的事,但些日子看他对你寸步不离可怜见的,王公子如此大量莫要再怪罪下去了。”看着也是个老实孩子,能有什么不可饶恕的呢。

王元芳本是来找个清净,如此看来也清净不来了,撂下了银两起身离开,小随从也赶忙跟了上去,李大婶看着两人的背影叹了口气。


如此又是几日,无论是茶摊还是酒肆、餐馆,王元芳不知这狄仁杰是给邻里们用了什么迷魂药,个个的让自己不得安宁,这么看下来自己倒是成了一个冷面无情苛刻下人的刁难财主,王元芳叹了今日的第十八次气。


“狄仁杰,你够了,”王元芳进了自家院子转身关门的空档,瞄到狄仁杰寸步不离的影子。又露出被遗弃的模样眼巴巴的看向自己,禁不住开了口,“你是不是不想我在这镇子呆下去?”

“芳儿,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狄仁杰听到声音马上乐颠颠的靠了过去,第二十一天了,离上次元芳与自己讲那一句滚,思及此,狄仁杰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潜质。


“我并不想跟你讲话,因我原本以为你听不懂我说话。”

“芳儿,我说过我要将你再追回来便说到做到,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走?”

“除非你跟我一起走。”

“你……”王元芳顿感无力简直是在浪费时间,“那便无话可说了。”说罢又要合上院门。


“等等!”狄仁杰伸手拦住,“芳儿,你嘴上说着将我放下,在我看来你口是心非。”

“我句句属实。”

“前几日落雨,那雨梭是何人放在我边上?昨日我帮你跟踪盗贼,回来的晚了,是谁见我安然无恙返回才熄了灯睡下?我这些日子睡在你门外,那些日渐多出来的被褥又是谁偷偷安放的?还有……”

“别说了,这些我并不知道。你放手!”


狄仁杰简直想一把抓住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将他摇醒,明明处处为自己担心却还装作毫不知情。


“我不放!你明明还在乎我为何不承认?!”两人一个欲关门一个欲阻碍僵持不下,狄仁杰倔脾气上来,定要与元芳扯个明白。

“随你!”王元芳见拉扯不过对方,随性放了手任院门开着就转身往房子里走去,狄仁杰心中一急,紧追两步将人从后圈住。


两人皆是一惊,如此亲密的举动来的突然,待王元芳反应过来开始挣扎时,狄仁杰的金刚铁臂早已将怀里的人圈个结实。


“芳儿,你死心吧我不会放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狄仁杰就着后拥的姿势,将脸埋在元芳的颈窝,贪婪的吸取他记忆里熟悉的气息,是摒除了所有干扰,纯粹的元芳的芳香。


“狄仁杰,你闻闻看,我于你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

“我却比以前还要爱你。”

“我背叛过你,你都忘了?”

“我离开你整整一年不闻不问,何尝不是一种犯错?”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连爱我都不愿意承认的你才该认清这个现实!”

“你!你放手!我不想在与你这么纠缠下去!”

“我说过我不放!”


怀里的人又开始了挣扎,狄仁杰更是认定了一般强硬,撕扯间自元芳的怀中落下一抹青葱的颜色瞬间让两人都停下了动作。

那是一个精致小巧的荷包,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样子,荷包的边缘已被摩擦脱了些颜色。


狄仁杰弯腰将荷包捡起,“呵,你看,证据确凿,你还如何说服我?芳儿,你再如何在我面前口是心非?”


狄仁杰犹记得自己将这个带着自己独特气味的荷包塞进元芳手中的时候,对方颤抖着的喜悦仍旧历历在目,难掩的爱意让他的潭水一般眼中注入了星光一般璀璨,那是他表达喜欢的方式,在盛泽镇那样的一个窄巷里回应着自己的深情,那个主动的羞涩的亲吻调了蜜一般的香甜。在与灯会嘈杂的街道隔离开来的一片天地里,狄仁杰在他耳边轻轻说着有了这个荷包就如同自己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如今就算表面上他距自己于千里,但那颗真心却无法掩饰,狄仁杰此刻更加笃定,如同这荷包一样,这一年他们的心从未真正的放下过彼此……


“芳儿,你仍带着它。”

“但我却再也感受不到它的味道也是事实。”王元芳不再挣扎,这么久自己辛苦筑起的冷漠之墙在证据面前瞬间坍塌,纵使骗过了所有人,也始终骗不到自己的心,那些度日如年的夜晚,自己只有无数次的摩挲着这荷包才能安然入睡,虽然再也无法从中闻到来自狄仁杰特有的安全感,但仅凭着回忆,王元芳觉得带着那些回忆,这一生足矣。“就如同你也永远无法再通过信息素捕捉到我,我们之间,最终什么都不会剩下。”

“你到现在还在嘴硬。”狄仁杰恨不得立刻惩罚一下那张倔强的嘴,他的元芳哟,傻傻的还在自己为自己撒下的网中无法自拔。


“你放开一点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狄仁杰闻言疑惑着稍稍放开了一点力气,王元芳抽出手将自己的后领微微拉开,“这里,这疤,是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东西。”


狄仁杰纵是在脑海中想象过千百回芳儿所承受的蚀骨之痛,在看到白皙的后颈上狰狞的疤痕时,心还是揪成了一团,无声的泪水默默倾诉着他的满心愧疚,颤抖着双唇轻啄那片凹凸不平的肌肤,渴望能将它稍稍抚平,“芳儿,痛吗?”


“痛,像死过一次一样。”王元芳的身子轻颤,被温润的嘴唇所碰触的地方如烈火灼烧般的刺痛,“狄仁杰,我真的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变了,纵使我们不肯承认,也再回不去了。”

“即使是改变,你仍旧是你。”

“我当时原本是想了结此生,但我想起年迈的父亲还是没了勇气,所以我只有这样才能脱离那个噩梦,但即便是逃离了,我也付出了一世的代价。如今的我是一个不完整的坤泽,没有发情期没有信息素甚至不会有孩子,我无法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芳儿觉得我在乎的是这个?”

“难道你不在乎?狄仁杰,我已配不上你,你该有更好的。”终于说出来了,王元芳觉得有一丝解脱,没错,早该这样,这么说明白了,聪慧如狄仁杰,便会认清事实而离开,两人从此陌路,带着前半生的记忆,他便可以继续自己一个平静无波的余生。


“芳儿,你还记得吗?在鸢尾谷遇到你第一次发情之前,你将自己辛苦伪装成一个中庸,你曾告诉我,你不想被信息素控制不想屈服于欲望成为某个乾元的附属品,你要的是真正发自心底的平等的彼此依恋。你还记得吗?在堕落谷那个疯狂的夜晚,你被欲望指使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交付于我,之后你曾跟我提起不知道那场情动中究竟是欲望占了上风还是情到浓时的彼此给予,你问我是不是该给我们的感情更多一点自信。你还记得吗?你在那个黄金牢笼里为了我纵使伤害自己的身体也不愿那人再接近你半步……这些,都无法让你看清联系你我之间的究竟是什么吗?信息素,发情,不过是我们之间的一个调剂,如今它们不在了,剩下的就是心与心更加贴近的我们,这不正是你所向往的那种纯粹的爱情吗?为何这时你偏偏却要离我而去?你如此至情至性为何却想不通这一点?”狄仁杰将王元芳转过来与自己对视,“看着我芳儿,以前的你那么向往的不就正在眼前吗,以后的日子那么长,为何不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我之间究竟是信息素的联系还是真正的心意相通?不要再拒绝我好吗?”狄仁杰少有的认真,在王元芳心墙倒塌的另一面渐渐的添砖加瓦,搭起一座坚固的城池。


是啊,王元芳忆起当初坤泽觉醒的那年自己疯狂的用尽方法去隐藏去掩饰,去煎熬去疯狂,如今阴差阳错似乎真的如了愿,但可笑的是,谁都未曾预料这时的自己的心态竟是如此变化,悲观蒙蔽了双眼让自己缩在筑起的脆弱壁垒里自哀自怜,这难道是老天在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让人尝尽人生冷暖,绕了如此大的一个圆圈却不知何时又站在了原点,那么接下来又该如何?


“回到了原点,便是要你重新出发,你刚刚说你已死过一次,现在的你便是新生,为我狄仁杰的一次新生,芳儿,别再逃避了,你这一世也休想躲得了我的纠缠。”狄仁杰看着元芳困惑中的模样,乘胜追击的说。


“但……这对你不公平。”

“我甘之如饴。”

“难道你就没有为此丝毫动摇过?”

“没有,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越是经过时间的洗练越是至纯,容不下丝毫杂质。”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豁然开朗了起来。


“别……这么肉麻……”王元芳简直受不了满眼如此严肃认真的狄仁杰嘴里却说着这种话语。

“芳儿,你告诉我,你信是不信?”

“我……信……”王元芳觉得自己正沿着狄仁杰的圈套步步深陷,他说的一切都听起来有理有据,在唇舌功夫上自己似乎永远是被碾压的那一方,但他觉得此刻自己似乎更需要冷静一下,但心却像是要跳出胸膛一样鼓噪不停,“我有些乏了,我……要去睡了……”说罢趁机逃离了狄仁杰的双手,逃也似得向屋内走去。


“害羞了吗?”狄仁杰几乎笃定那个将他自己绕死在他的一套怪论中的元芳已被自己成功解救,羞涩逃离的猎物岂能就此放过?错过了一举攻陷的机会岂是他狄仁杰的办事风格?

“芳儿,我进来了。”


月明星稀,经过大雨冲刷的夜空透着前所未有的清澈。







【完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在完结之后:



无论怎样忽略掉满屏BUG,我光荣的完成了HE的任务噢耶!我早说过我是狄芳HE党诚不欺人,怀疑我的小伙伴酷爱来给我念十遍狄芳千秋万载!哼。


这篇文章是我的第一篇中长文,更文时间跨度大的也是有点不忍心看,但是仍旧有那么多小可爱们在给我一直留言鼓劲,真是万分感谢。本人稍微重口,有些情节伤了很多妹子的心也希望看在HE的份上别再纠结了,生活乳齿美好不是吗。



之后可能会有福利番外,没有信息素影响的啪啪想想也是很带感呢!不过也请不要特别期待,完全没谱的事。



至于是不是会有新坑还在犹豫。



评论(33)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