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争执 (彤宇,双宝玉,年下,R18)

着急火燎的开了一趟车,谁让之前答应小伙伴们要在甜芋出现在北鼻之前发文呢⋯⋯自作孽自己扛,还二十分钟了,时间真是刚刚好呢(•̀ω•́)✧







争执    (彤宇,双宝玉,年下,R18)








于小彤不记得这是这个月第几次经历此刻这种堪比战场的晚饭,哈琳玩心大起拒绝吃晚饭,把自己关在在玩具屋叫了几次都置若罔闻,而刚刚跟她玩崩了的Jackson虽然坐在了桌边,却是抽抽搭搭眼含泪珠的可怜模样。


然后仍旧是老样子,他强调着男孩子不许哭马天宇哄着没哭没哭,他拍着大腿说男孩子不能挑食马天宇跺着脚回没挑食没挑食,他训斥着男孩子要自己吃饭马天宇应和着我们是自己吃啊,泪水伴着饭菜诱导伴着斥责一顿饭吃的是混乱不堪。他想训斥Jackson是真,但碰上马天宇这面软绵绵的墙,如同一个铁拳锤在棉花上连个回响都没有,唯以哀怨的眼神看着他耐心爆棚的爱人一句句哄一口口喂,待这边终于结束战斗,那边玩具屋里的哈琳也呼呼的睡的不知今夕何夕。




于小彤扒着门框,看着姐姐把俩宝贝抱上车消失在视线里,回过身看着一片狼藉的餐厅,耳边却还仿佛萦绕着Jackson的哭声,“唉,总算是安静了。”

“怎么,你很累吗?”马天宇熟门熟路的开始收拾餐桌和厨房。

“我看你累,这一口口喂的。”于小彤话里略微带酸,凑过去帮忙。

“你也是,干嘛非得吼Jackson,本来哄一下就能好的。”马天宇撅了噘嘴小声叨咕。

“诶诶诶?什么玩意儿?”于小彤有点不乐意了,“他一男孩子一天天老哭像话吗?”

“哭就哄一下呗,多大点事?”马天宇皱着眉递给他一个无语的眼神,端着摞好的盘子往厨房走。


“等会儿,天宇,”于小彤长腿一迈,接过马天宇手里的盘子放下,长手一搭让对方近距离直面自己,稍显严肃道:“这件事我老早就想跟你说了,今天也算是一个机会。”

“什么事这么正经?”被一个高自己十几公分的黑影压下来,马天宇还是不自觉想后退一步,奈何双肩已被对方抓在手里。

“我觉得吧,”于小彤居高临下的看着爱人柔和的面孔,决定开门见山,“你是不是有点太宠溺Jackson了?”


于小彤了解马天宇,包容耐心,温柔如水一样的一个人,当然这全都是优点。但他在带娃这件事上也是把自己的这个个性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只要Jackson和哈琳在这里,都对他形影不离如同随性挂件,所有事情一手包办有求必应,先不提自己被冷落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这种容易妥协的态度在自己看来也并不是值得提倡的育儿方法。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作为一个棍棒底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于小彤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挑战。



“我那不是宠。”马天宇笑着叹了口气,他早就预料到于小彤在这件事上颇有异议。


马天宇在育儿方面还是有些自信的,亲戚朋友的小孩自己都多多少少的带过一阵子,方法自然是总结了一套。比如Jackson和哈琳这个年纪的小朋友,他觉得安全感是最为重要的,所以他一般以鼓励为主,偶尔的撒娇耍赖也多为体谅。当然也并不是小彤说的一味宠溺,原则还在只是方法比较柔和。而且小朋友们也对小舅舅这种温和的态度尤为喜爱,对自己非常亲昵信任,让自己乐在其中。


“你那还不宠,你看他今天吃个饭哭了多长时间?”于小彤此刻显然很不赞同。


“说起这事我还想说你呢,”马天宇想起什么来说着,“你不要老是在吃饭的时候教训他们。”

“我不教训,让他一直哭哭啼啼一口口喂饭吗?”于小彤诧异。

“他哭哭啼啼就是因为你老那样,哄一下好好吃完饭再讲道理给他们听就好了,而且吃饭的时候老是哭对肠胃很不好。”

“这我知道,但是讲道理他们会听?”

“那难道大声教训他们会听?”

“你看,又来了,你这就是宠溺。”于小彤叹着气,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也渐渐开始越来越显歧义。

“我都说了我这不是宠,他们还那么小,你要有方法去引导他们而不是比他们更大声。”因为离得太近,马天宇仰着头皱起眉。

“真不小了,”于小彤似乎无法理解对方的观点,“特别是Jackson是个男孩子,真不能一味哄,越哄越爱哭的。”

“他们才两岁不到,他们不太懂怎么克制自己的情绪,等他们大一点了我自然会严格一些。”然而在这件事上,马天宇明显表现出坚持自己的立场。

“天宇同学,”于小彤原本附在马天宇双肩上的手上移摩挲起对方的脸颊,情急之下说出口的话不自觉的加快了语速,“你要认识到你一直这样他们大不了,我没有要打他们,但是言语上严厉一点绝对没错啊。”

“小彤,NONONO,不是这样的,”马天宇摇头,抬手安抚小恋人,“你这种方法可能暂时有效果,但是长远来看对孩子的成长并不健康。”

“不健康?我就在我爸棍棒底下长大难道我不健康?”于小彤提高了音调反问。


几句争论下来,马天宇突然意识道,育儿的分歧并不能凭他俩的争辩而得出结论,这就像一个绕不出去的圈,大家各有各的立场很难分出对错,况且自己真的不是那么喜欢争执的人。


“好了,”马天宇挣开于小彤打算单方面宣布熄火,“我不想说了,没有意义。”说罢转身端了盘子继续没做完的家务。

“天宇,”于小彤看着爱人的背影,意识到是不是自己刚刚的语气有点过激了,“天宇?你生气了吗?但我说的也没错啊。”

“好了小彤,新闻时间到了你去看电视吧。”马天宇不温不火的声音自厨房隐约传出,选择避开这个话题。





马天宇并没有生气,他大于小彤八岁,因此通常碰到的问题自己都能引导着对方和平解决,但育儿观念这个问题显然并不是非对即错,千千万万的家庭都在为这个命题一步步琢磨探索。而且在自己眼中,大部分时候的于小彤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孩子,随着成长他在他父亲的‘虎式’教育中尝到了甜头,自然而然的觉得它的可行性而渐渐忽略了幼时自己的身心对这种方法是否抵触和每个孩子的差异性。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于小彤的话的确是引起了自己的思考,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生活中过分在意孩子们的内心感受而错失该有的锻炼机会,孩子们是否也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容易受到伤害,‘打一巴掌给颗糖’似乎有的时候是不是也不失是一个有效方法。趁着孩子们不在家,马天宇手里整理着储藏室,脑子里还在如是转个不停。



“天宇,”于小彤自饭后半天不见马天宇的影子,循着声音推开了储藏室的门,“大半夜的你怎么又收拾起来了?”

“嗯,整理一下,白天被孩子们翻乱了。”思绪被打乱,马天宇平淡的回复着,伸了伸弯了半天有些酸涩的腰。

“还在生气啊?”于小彤笑嘻嘻的靠过来。

“生什么气啊,你走开一点这里脏兮兮的。”虽然这么说着,马天宇秀气的眉头一直未见舒展。

于小彤第一直觉他的天宇在生气,一贯柔和的五官在储藏室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点严肃,微翘的嘴唇从自己的角度看起来也像是赌气撅了起来。

“那会儿我说的也没错啊,”于小彤仗着自己个子高,长长的手臂一伸轻松的把对方圈在自己的领地柔声劝慰,“你不要自己在这自己生闷气。”

由于两人靠的很近,原本就不大的储藏室便显得更加逼仄了,马天宇伸出手臂抗议他的更加靠近:“我再说一遍我没生气,你快走开。”安静的环境和手里停不下来的简单劳动,是马天宇惯有的认真梳理事情的习惯,而此时却被对面这个家伙撞破了,思路被迫暂停,马天宇的确开始觉得有点不爽。


而于小彤显然不知道此刻爱人的内心活动,当对方推拒的手按上自己的胸口时,他自然而然的贴了上去,“我不走,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害怕。”

“你够了哦,你还是小孩子吗?”对于此刻小恋人的撒泼耍赖马天宇翻个白眼,去挣脱自己的手。

“你看你对我这么凶,你要是这样对Jackson和哈琳,他们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于小彤非但不放手反而紧紧握住,撒着娇。

“现在怎样?现在很好啊,”晚饭后的话题又被挑起,马天宇的不悦开始升温,“他们这么大的孩子就该是这样尽情的玩尽情的闹尽情的哭,我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说了。”于小彤接收到对方的低气压讯号,机智的妥协道。


于小彤始终比马天宇小那么多,在看待问题上也是少年特有的洒脱,前一秒的怒目下一刻就会跟他笑眯眯没个正经。而马天宇不同,有的时候若是一件事情自己无法梳理清楚,那个问题便像梗在喉间的一粒异物让自己无法舒服,不过一旦想明白了便也就豁然开朗了。


“这不是错还是对的问题,小彤,”马天宇让自己靠在置物架上抬头对上于小彤的眼神,觉得也许还是很有必要跟他说明白自己的想法,“我刚刚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我仍旧是觉得以他们的年龄还是不适合当面跟他们冲突,有什么事情还是以引导为主,你所谓的棍棒教育可能暂时是有效的,可是这真的不是长远的办法,当然我也反思了自己的问题,我以后也会……唔……”



跟上: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9634299738966



(接上)



相拥的两人身心都是沉甸甸的满足感,之前的问题好像也已顺利解决,你问刚刚两人因为分歧而出现的小争执?鬼才记得哦⋯⋯



----END----



清晨的厨房(彤宇,双宝玉,年下,R18)

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就被引诱着开了这个西皮的车,冷到北极冰川,也并没有售后,小朋友们肾点。

惹,就当是新一季北鼻的贺文(?)吧……人妻宇真是让我欲罢不能(捂鼻)





清晨的厨房(彤宇,双宝玉,R18)




于小彤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往旁边一揽,扑了个空。迷迷蒙蒙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开始思索我是谁我在哪的人生哲学,隐约的听到厨房里叮叮当当的细微声响,嘴角一勾,回魂了。


22岁的于小彤,与他30岁的恋人马天宇同居的第231个早晨,就这样神清气爽的开始了。


于小彤把脚步放轻静静的靠在厨房门边并未惊动对方,待那人跃入眼前的同时,视线也热切了起来。厨房的料理台与门是对着的,马天宇背对着他熟练的切着用来做沙拉的青菜。他看起来已经梳洗过了,发梢还有些微湿,深棕的发色映着晨曦的光泽铺陈在素白的脖颈之上,仿佛一杯温暖的奶咖,简单的白T和贴身的牛仔裤外罩着那件与自己情侣款的超人围裙,深蓝的细带在恰到好处的腰线下打成了一个简单的蝴蝶结,余下两条调皮的带子随着他的动作在紧实挺翘的屁股上荡来荡去,荡的于小彤顿时有些口干,吞咽了一下,他享受般的微眯起眼睛。


“我家天宇……真是好看。”说话声响起的同时,马天宇猛地感受到自己的腰被紧紧的攉住,耳边是熟悉而炙热的吐息,他的小恋人如同大型犬类一样将头埋进他的颈窝蹭来蹭去低沉轻语,“还好香。”

“吓我一跳,”马天宇回应的也蹭弄了两下,“醒这么早,难得的周末哦。”

“饿了。”说着张嘴含住对方的耳珠轻轻啃咬。

“嘶……”马天宇轻颤着微微的侧一下头,登时那炙热的吐息便染红了他的耳尖,“饿了就乖乖等着,不要闹了。”

“好。”异常顺从的放开恋人的耳朵,于小彤抬起头用下巴又蹭了蹭对方沁着水汽的细软发丝,却并没有打算放开圈在腰腹的双手。


这里上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3239893652868




(接上文)


于小彤看着爱人小猫一样幼稚的举动,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心里天马行空想着就这么抱着他的天宇一直一直都不要放开,要把自己的宠爱全部的都给怀里的这个人,想看这个人在自己怀里撒娇一辈子……加上楼上两个小宝贝,一直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真棒啊……

 

 

 

以后是不是不该这么纵着这个小屁孩,简直越来越过分了……此刻的马天宇如是想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