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41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


四十一



李治紧接着也兑现了其他的承诺,当朝宣布狄知逊谋逆一案实为乌龙,官复原职。但念其年迈,允准他解甲归田的请奏,命其子狄仁杰接任并州县令一职,即刻上任不得有误。


狄仁杰自然知道皇上的心思,虽然比起皇上自己可以说是毫无战斗能力,但他还是尽可能的将自己远远的支开,那么可不可以幻想,自己的存在在元芳的心里还有一席之位?


“臣狄仁杰有事请奏贵妃娘娘!”狄仁杰一个苦笑,跪于两仪殿外第三次大声请奏,皇上的遣令一下便在催促自己上任新职,但不再见一面元芳,自己怎能心安?此时案子已大白,郦贵妃沉冤已洗,元芳的心愿已了,却唯独欠自己一个回答。


“臣狄仁杰,请求面见贵妃娘娘!”第四次高声请奏,此时烈日当空,狄仁杰候在门外已有半个时辰,汗水已将后襟浸透,但请奏的声音里却听不到丝毫退意。


“狄仁杰,案件已了解,我感激你的帮助,只是再无其他必要了,你早日回乡复命吧。”王元芳的声音透过厅堂和庭院,传到狄仁杰的耳中已非常微弱,但却字字收在他的耳中,激起心跳。

“臣领皇命于明日便要启程任职并州县令,不知何时才能再回京,只是有几句话想留下……”


……


“进来吧。”


狄仁杰心底升起一丝希望,迈进两仪殿。

殿內的布置较之前比更为素雅,低调的色调中身着鹅黄锦缎的王元芳尤为瞩目,仍旧是含情的眉眼,仍旧是端正的身姿,只是这人消瘦的让自己心疼,狄仁杰皱着眉看着画一般的人一时没了言语。


“有什么话你便说罢。”王元芳坐在书案前,手里还有没有放下的书,眼睛望向狄仁杰一眼便逃也似得垂了下去。

“元芳,我之前问过你,待冤案大白于天下你可否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你可曾考虑?”狄仁杰找回自己的声音。

“呵,”王元芳轻笑一声,“我早该知道你狄仁杰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只是在你我之间,你有多执着便有多可笑。”

“被人耻笑向来是我狄仁杰最不怕的事情。”

“但你不是只为自己而活,”王元芳突然很想摸一摸那个香囊,斟酌着是不是该到了将它还回去的时候。“我也不是,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去你该去的地方,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他是皇帝是大唐最强大的乾元,这不是随着谁的意愿就能改变的事,你该在之前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保护好家人,开始新的生活。”

“元芳,你能忘记得了我吗?”狄仁杰 像要将他印刻在瞳孔中一般,自从进门就没将目光移开过,自然也看到对方没有再看自己一眼。


“我能。”王元芳嘴上答着,心里却慌成一团,他觉得自己不该再跟狄仁杰交谈下去,本来逼迫着自己心如止水的那块地方似乎又要泛起风雨。“所以,你也能。”

“不,我忘不掉,第一次发现你是坤泽我忘不掉,第一次临时标记我忘不掉,第一次得到你的接纳我忘不掉,第一次与你在山林里……”狄仁杰一句句的忘不掉,往事一幕幕仿佛如倒镜重现在两人面前。

狄仁杰的狂炙和王元芳的冷漠在这个华丽的宫殿中可笑的对峙着,狄仁杰早在很久之前就预料到这个局面,却在真的走到这一刻时万般不甘溢于言表,眼看着元芳欲转身离他而去,狄仁杰一个箭步冲上前自后紧紧的将元芳的拥进怀中,困于自己胸前的身体有着自己熟悉的温度,却散发着自己打心底里震慑的气压,那是强者的对于靠近自己领地的弱者的震慑,狄仁杰咬牙压下退却的惧意,双手更加使力将对方紧紧的桎梏在自己怀中。


王元芳被狄仁杰的举动吓得脑中一懵,陌生的信息素进入自己安全范围而油生的抗拒先一步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但仅凭他微弱的挣扎远远抵不过在发狂中的坤泽。王元芳慌乱之中先环视了一下宫内,心里暗暗松口气好在刚刚已将下人们屏退,不然传入李治耳中,恐怕狄仁杰更难全身而退。


“狄仁杰,你放开!”

“元芳,你告诉我该怎么办?”狄仁杰觉得自己是疯了,往日里那个冷静缜密的他早已被自己抛弃,难道就不能任性一回?

忽视对方的挣扎,狄仁杰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元芳衣着华丽的颈肩之中,鼻尖摩挲到他熟悉的滑嫩温热的颈部肌肤,冲撞入鼻腔的却是别人陌生凛冽的乾元气味。狄仁杰自虐般的大口大口的吸着这味道,猛的撤出一只手将王元芳后颈的衣领用力一扯,刺目的齿印仍旧服服帖帖的印在雪白的肌肤之上,似在嘲笑自己的无能,狄仁杰红了眼满脑空白的低头用力的咬了上去。

“啊!”突来的刺痛让王元芳惊呼出口,“狄仁杰你放开我!”

挣扎更加剧烈,却对于狄仁杰毫无影响一般,后颈的刺痛更加明显。直至狄仁杰尝到了满口的腥甜,更加强烈的乾元气息冲撞着自己的嗅觉,这气味让自己从心底油生陌生的惧意,弱者面对强者的退意慢慢经由大脑传到四肢百骸,束缚便在这时被驱使着放开了。

还以自由的王元芳赶忙逃离在三步之外,后颈仍是刺痛难耐,王元芳本想责怪的话语看到狄仁杰的满眼失落硬生生的压在嘴边。


狄仁杰无助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嘴角的猩红更显狼狈,“我竟然真的无法改变……真的……回不去了吗……”


王元芳看着眼前人,那个往日里意气风发的狄仁杰,与自己面前这个露出满目落魄的他是如此的不协调,归根结底,错的仍旧是自己,若不是当年自己隐藏性别,若不是半年前暴露自己,若不是与他深陷情谷,若不是如今背叛于他,狄仁杰恐怕永远都会是那个站在众人之上的他,自己一步步的错不仅失去了至亲,毁掉了自己,还将无辜的狄仁杰牵连其中。


王元芳越想越是心痛,泪水强忍在眼眶中尽量平静的开口:“够了,这样互相折磨并无意义。”

他慢慢拢上衣领,望向狄仁杰,这是今天第三次看向他,怕是也将会是最后一次,如今自己只能相信他会在时间的安抚下慢慢重拾自信,此刻需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决断,虽痛彻心扉却不会再无生路。


“你与我的种种都已是往事,你重视我就该珍惜我的付出,虽然不知道以后将会如何,最少我们都还好好的活着。”说完完全不给狄仁杰机会便有开口:“狄仁杰,如今我的身份你实在不适合再出现在这里,你刚刚说明日便要启程,我便祝你一路平安,后会无期,只希望你与狄世伯能诸事如意。”


狄仁杰看着王元芳走进寝殿的背影,谈话就此被动结束。王元芳的回绝字字决断,清晰的回响在自己耳边,不管是自己仍旧颤抖着的双手,还是嘴边的腥甜,都叫嚣着他们的结局或许真将如此,那时的甜蜜抑或毒药,都恍若一梦。







夜凉如水。

王元芳在这寝殿里自始至终都缺乏一种真实感,抬眼环视这个华丽的牢笼,姐姐已沉冤得雪,狄仁杰也将会离自己远去慢慢开始新的生活,唯独自己还被困在这里如同行尸,是不是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该来的始终是躲不过,这几日在太医的细心调理之下,王元芳的热症和肺症都好转了些许。李治春风满面的走进两仪殿大声的将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喜闻讲给元芳听,滔滔讲述之余看到王元芳乖巧的坐在床榻上扬着小脸听的煞是认真,顿时心底化成一滩春水。自重新标记那夜之后,元芳一直身体欠佳为由与自己保持着距离,不是高热不退就是自己稍加靠近便镇咳不止,李治整颗被欲望驱使的心早已躁动不安,如今美人在前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了。


李治一步步的靠近,乾元带着他的信息素也慢慢的围拢过来,使得表面上是在聆听的王元芳从自己的思绪中拔离出来,信息素的闯入在自己平静无波的心底掀起风浪,王元芳虽是本能的享受其中,但心里的围墙立刻高筑,他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些拒绝道:“臣身体未愈,希望皇上体谅。”


“元芳,太医已跟朕禀报你已无大碍,朕想你很久了……”说着便扑上床榻,将对方圈在自己的双臂之中。

王元芳欲抵抗的双手还未开始挣扎便本能的屈服在乾元的控制之下。为自己的乾元献上自己是每个坤泽的本能,这种本能尽管在王元芳的下意识的抗拒下,手脚仍旧开始无力,呼吸仍旧开始急促,体温仍旧渐渐的升高。

“不要!”王元芳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眼前闪现的满满都是下午狄仁杰哀伤的眼神,心里和本能相互背离的苦痛几乎要将他逼疯。“皇上!我求你放过我……”


李治没想到王元芳竟说出如此的话,手上的动作一滞,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元芳不知是因为情动还是挣扎而泛红的眼眶:“如今朕如了你所有的愿,你却要还在让朕放手?”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