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如尘

有些光芒 即使微亮 绝不退让
像夜里的阳光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44

芳香(少年狄芳同人,ABO设定,背景跟原剧相同)


四十四


乌鸣镇是江南的一座幽静小镇,那里景秀人美又临水而立,向来有着世外桃源一般的美称。

狄仁杰一得到王元芳的消息便日夜兼程的赶到了这里,待站在乌鸣镇的大街上时才发觉自己已整日没有进餐,饿的双腿已有些打晃,但满心的期待与吃饭这种小事比起来还是被他无情的忽略了。

只见狄仁杰如同一个莽撞少年一般无头苍蝇拉人便问,又过了半晌却毫无头绪,转念又一想,这镇子虽说不大但找个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趁着祭拜五脏庙之余打听一下也是个主意,于是挑了一间看起来排场大一点的客栈走了进去。


小镇子对于陌生的面孔向来都是多几眼探究,狄仁杰并不在意随便叫了饭菜,正想向店小二打听一番,隔壁桌子的谈话嬉笑落入他耳中。

“要我说就算他是中庸,以他的相貌才学娶个坤泽绰绰有余啊。”

“那自然,这半年来,媒人怕是要踏破他家门槛了,可人家不为所动啊,啧啧果然眼光高啊。”

“你们扬一个中庸的威风作甚,又不是乾元难不成还想娶个凤凰?要我看他那细皮嫩肉的模样,嫁个咱们这样的乾元做个妾室最合适。”

“刘二,你这才娶了媳妇几个月啊,又惦记起别人了?”

“还真别说,就他那标致的模样,坤泽里能有几人能及?要真能娶进门也是福气啊。”

“可惜啊好像是个中庸,这要是坤泽,不知道会被多少人觊觎呢。”

“莫要光看人家的样貌,就前几天那个盗画的案子,知府查了那么久都没个头绪,被吴财主家追得紧了才去请了他,人家就用了两天时间就把那盗贼给抓了,你说神不神?”

“要说他这半年查的案子可真是不少了,该不是哪里来的大人物吧?我可听说一年前他来镇子的时候可是带着满身的伤,整个人就是个谜团,别看他面上一直温文有礼的,那性格可真是冷淡的可以。”

“要真是什么大人物,就算是个中庸也不是我们能惦记的了。”

“你个刘二还真有那贼心啊?先过了你家婆娘的关吧哈哈哈……”

“哈哈……”一阵哄笑过后,几个人又天南海北得聊起了趣闻,再也没提起刚刚的那人。


狄仁杰向来耳聪目明,边吃着饭边听着,话到一半已经断定几人口中的中庸应该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心跳便厉害起来,看来自己算是来对了地方,想到这眼前的饭是再也吃不下了。


经过多方打听,狄仁杰在一处别院门前停下脚步,一直拼命鼓动的心跳此刻似要跳出胸口一般。天色已见昏黄,面前的院落朴素简单却透着一种别样的雅静,隔着矮墙栅栏狄仁杰就这么看了半晌,细细的将每一株植物每一块石板都看在眼里,这一草一木都记载了不在自己身边的芳儿的气息。

吱呀一声,屋门自內打开,温润熟悉的声音响起,“爹,我要去趟衙门,天就要黑了您别出门了我去去就回。”


光是这声音,虽然在自己的脑海中一直被自己回忆,但如此真实的响在耳边,狄仁杰几乎就幸福的想要晕过去。

狄仁杰的视线贪婪的盯着走出房门,穿过院子步履从容的身影。如同第一次见面那般,元芳永远是那个无法让自己移开目光的存在,整整一年了,他的芳儿又清瘦了几分,脸上的棱角越发分明优美,水漾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清澈,劲黑色暗纹的长袍更显长身玉立,只是那不禁一握的纤腰着实让自己心疼。


“芳儿……”狄仁杰叫的声音不大,还带着无法控制的颤抖。

对方原本关门的动作猛的一滞,然后便只剩下一片寂静,王元芳并没有朝声源望去,表面的平静被抖得无论怎样也扣不上锁的双手出卖。

“芳儿,是我。”狄仁杰上前一步,想把他抱在怀里感受那份真实,却又困惑怕吓到他。

王元芳终于转过头,面容平静的看了狄仁杰片刻,开口道:“好久不见。”



“对不起芳儿,我来晚了。”狄仁杰继续拉进彼此的距离,天色昏暗,他想靠的近点,不然透过泪水模糊的视线无法将他看清楚。

“不用道歉。”王元芳的平静与狄仁杰的澎湃对比鲜明,说出的话也不带一丝波澜。

“芳儿,这段日子你可好?我……”

还未等狄仁杰说完,王元芳开口截断了问话,“我很好,我看着你也是不错,这里离并州路途遥远,你既然看到了就快回去吧。”


王元芳说完抬脚离开,从头到尾目光只在狄仁杰身上停留了一次。

狄仁杰站在原地眉头紧簇,不该是这样,久别重逢的他们不该如此平静,元芳拒人千里的态度让自己想要相拥的双手都胆怯了起来。


狄仁杰开始怀疑自己的满腔激情是不是有点可笑,一年的时间,虽不长但也不短,任何可能都会发生,自己心无旁骛并不能代表对方也是如此,这么莽撞的再次冲进他的生活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呵……他将自己的脸埋进双手嗤笑出声:狄仁杰啊狄仁杰,你还是那个恣意傲然的自己吗?这世间竟也有让自己畏首畏尾的人,在这里胡乱猜测实在不与自己的风格不搭啊。


留在原地等了约一个时辰,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狄仁杰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影映着灯笼昏黄的火光由远至近的清晰起来。

王元芳看到仍旧立在自己门口的身影,暗暗叹了口气,“你怎么还在?”

“在等你。”

“我说的不明白吗?人已见到,你回去吧。”

“芳儿,你该明白我不是只想看看你而已。”

“狄仁杰,我能跟你说的跟一年前一样,各自珍重吧。”王元芳这次一个眼神都不曾落在他身上,不过五句话便想推门入院。

狄仁杰伸手拉住欲离开的人,“芳儿,为何躲着我?”被他紧紧拽住的手有些微凉,在自己手中挣扎了几下便被挣脱了。

“不存在什么躲不躲,你想多了。”

“既然如此,你离开了那里为何不来找我?”

“为何要找你?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以为这在一年前就跟你说清楚了。”

“你知道我的离开心有不甘,我也不信你能放下的这么彻底。”

“……”王元芳停顿片刻,转过身正视着狄仁杰,“那好,在这里我再与你说清楚,我们的事情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我放下了,你也早早忘了回并州重新开始吧。”

“我忘不掉。”

“你何必这么固执,这并不像成熟的狄仁杰。”

“芳儿,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

“你真的已经放下?”

“是。”


“那我便再将你重新追回来。”

“唉,”王元芳哭笑不得,他该预料狄仁杰的难缠,“狄仁杰,我变了,并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你明白吗?”

“你是指……?”

“你既能找到这里相信也知道了其中详情。”

“那又何妨?我只要你。”

“要我怎么说给你听?你是个优秀的乾元,何苦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呢?”

“元芳,你是坤泽抑或中庸,都不影响我们在一起啊……”

“也许此时这是你的真情实感,但十年后,二十年后,待身边人都儿孙绕膝你难免不会后悔!而这些我都无法给你的你明白吗!”

“我……”狄仁杰恍然大悟,原来元芳所顾及的是这件事情,他顿时觉得对面的人,仍旧是那个偶尔钻在牛角尖里将自己绕在其中的可爱的他。刚要开口,王元芳趁狄仁杰思索的空隙开了院门走了进去,“天色已晚,你投所客栈,明日便回吧。”



“芳儿!我还未讲完,你开门让我进去吧。”拍着院门,狄仁杰并不想就这样结束谈话。

“狄仁杰,你现在犹豫是对的,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你一向思虑周全,就算为了狄世伯你也不该再出现在这里。”

“我没有犹豫,芳儿……芳儿!”狄仁杰透过矮栅栏看着王元芳穿过院子关上了房门,追问的话就这么被隔绝于门外。


月朗星稀,元芳的房间已是漆黑一片看样子已歇下了。狄仁杰自诩毅力惊人,若是真被元芳这么几句就劝走实属不符自己的画风。

狄仁杰站在院外暗暗起誓,既然已知道芳儿所忧,即便是死缠烂打,也要再将他追回不可,追求他,不正是自己所擅长的么!




自那日起,乌鸣镇的邻里们常常看到那个冷清的王公子身后多了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随从。王公子断案之时,这随从察言观色竟能提出不少有价值的线索;王公子置办家务时,这随从殷勤的跑前跑后提米扛油忙的不亦乐乎;王公子闲下来饮茶时,这随从一脸谄媚的好话说尽端茶倒水……那做的叫一个尽职尽责。而邻里们也发现了,这随从愈是热情那王公子愈是冷情冷面,看的久了都不禁心疼起这个整天呲着一口白牙的可怜虫了。要说这王公子向来待人温和谦逊,却不知这可怜虫是怎么得罪了他,让他如此对待。







评论(2)

热度(83)